????对于西普洛斯的能力,戴弗斯毫不怀疑,因此他只是提点了一句,然后移开目光,看向前方,语气沉重的说道:“诸位,在wo们向迦太基军队进军之前,wo们和所有即将同敌人战斗的士兵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前往帕拉戈尼亚,去祭奠和致敬顽强坚守帕拉戈尼亚城、并最终全部英勇战死的第七军团第一大队和卡塔奈两个预备大队的所有士兵!”

????………………………………………

????军事会议结束之后,戴弗斯单独留下来西普洛斯和列奥提齐德斯,向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感谢他们在戴奥尼亚主力部队无法增援西西里的情况下,独自扛起了防御的重责,不但最终成功的抵御了迦太基大军的入侵,保证了西西里领地的完整,还给予了迦太基人不小的杀伤,这大大超出了戴弗斯的预期。

????面对戴弗斯毫不吝惜的夸奖,西普洛斯表现的很谦虚:“wo们西西里最终能够坚守到陛下您率兵到来,普洛索乌斯大人功劳最大,如果不是他果断出击,在米诺亚大败迦太基人,又攻占了塞林努斯,扰乱了整个西部”

????列奥提齐德斯插话道:“如果没有西普洛斯大人全力的支持和保障,wo是不敢冒然率军出击的,尤其是后来迦太基大军入侵了卡塔尼亚平原,全靠西普洛斯大人的理解和安抚城内的民众,wo才能固守卡塔奈到今天……”

????戴弗斯微笑的看着他俩,说道:“都说普洛索乌斯难以接近,不好打交道,wo看你们配合得很好嘛!”

????西普洛斯看了看列奥提齐德斯,为他辩解道:“陛下,大家可能对此有误解,普洛索乌斯大人不爱交际,只是因为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到军事研究上了。”

????“这wo当然知道。”戴弗斯一笑,然后顺势将话题引向接下来的战斗:“对于进攻锡拉库扎,你们有什么看法?”

????在卡塔奈待了这么多年,列奥提齐德斯当然在闲余时间琢磨过如何进攻这个与卡塔奈有过多次纠纷的近邻,甚至还几次化妆南下,秘密勘察锡拉库扎的城防,在刚才得到戴弗斯的任命之后,他在脑海里已经初步构思了进攻计划,因此他立刻说道:“陛下,根据以往的情报,锡拉库扎至少能够组织起2万人的军队,而如果是守城,士兵的数量只会更多。不过,锡拉库扎公民缺乏足够的军事训练,而且十多年来他们基本没有经历大的战争,也缺乏足够的战斗经验,他们断然不敢出城与wo们交战,而只会守城。锡拉库扎城墙虽然高大坚固,但是wo有信心将它攻下”

????说到这里,列奥提齐德斯回头朝在门外等候的副官塔格鲁喊道:“去把wo房间里的锡拉库扎城防图拿来!”

????列奥提齐德斯在戴弗斯面前突然的大声叫喊,这种行为是极其的失礼,但戴弗斯并不在意,他甚至制止了赫尼波里斯的出口斥责,认真的倾听已经沉溺在思考之中的年轻指挥官的讲述。

????“由于陛下您将率军队前往西部与迦太基人作战,东部这边暂时没有了迦太基人的威胁,再加上现在又是农闲时节,wo们可以从纳克索斯、西库利、卡塔奈、列奥提尼、陶尼斯、西凯尔人、甚至阿格里真托、杰拉等逃难民众中召集更多的人手,就近参与对锡拉库扎的围攻……”

????列奥提齐德斯正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的想法之时,塔格鲁已经将木板地图拿来,他立刻将其放在桌上,指着上面,说道:“陛下请看!锡拉库扎是个大城,城区面积很大,它的城墙长度也不小,不过有一大半建造在海岸和山丘之中,真正适合大军攻城的主要有两段。一段是东面的城墙,主要是距离陶尼斯不远的赫克萨门及其附近的墙段,这个长度大约有一里多;另一段是在西面城墙,从普斯卡门向南到锡拉库扎主港,这个长度大约四里多……

????wo设想的攻城计划是……以第七、第八军团组成的主力部队在这里扎营”列奥提齐德斯的手指向地图上锡拉库扎城西与阿拉普斯河之间的平坦地带。

????“那附近可是有吕西美莱沼泽!很容易让士兵们染上疫病!”同样凑近看地图的西普洛斯脸色一变,大声提醒道:“要知道以前迦太基的军队两次攻到锡拉库扎城下,都因为受瘟疫的折磨,最终导致惨败。”

????“wo当然知道吕西美莱沼泽的危险。”列奥提齐德斯胸有成竹的解释道:“现在已快到11月,天气开始转凉,蚊虫已经减少。而且这几年锡拉库扎的平民不断的对沼泽进行开发,其面积已经比10年前小了不少。何况,wo们的军团士兵在日常的军事训练中专门有针对如何处理这种恶劣地形的筑营训练,wo想它不会对军队的驻扎造成什么问题!……”

????戴弗斯听到这里,想起了之前他在罗马时收到的萨莫奈战报:阿莱克西斯率领军队进入山区,同样也是在沼泽附近驻扎,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所以,他赞同的说道:“只要你们准备充分,wo想军队在这里驻扎应该不是问题,你继续往下说。”

????“由wo们西西里领地的部分预备士兵、盟邦和友邦士兵组成的另一支军队,则驻扎在陶尼斯附近,按照盟约,这样的一支混合部队其指挥官必须有戴奥尼亚将领担任,而现在的高级将领们基本都各有任命,为了保证锡拉库扎东面的进攻能够很好的进行,wo想……”列奥提齐德斯难得的迟疑了一下:“能不能让布雷鲁暂时担任这个职务?”

????他这话出口,戴弗斯和西普洛斯都感到吃惊。

????戴弗斯颇有意味的看了看他,心想:都说普洛索乌斯冷漠,没想到他还挺有人情味,想利用这个机会让布雷鲁立功,减少民众对他的指责,以便在战争结束后能够减轻惩罚。

????被戴弗斯这样注视着,列奥提齐德斯略微有些不自然,他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一方面是为了接下来战斗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弥补他心中的内疚,因为在这场军事会议中他突然意识到:在迦太基大军压境的情况下,无论谁处于布雷鲁的那个位置,都会面临相同的困境,布雷鲁率领第七军团来援,恰好替他顶了这个缸而已。

????戴弗斯干咳了一声:“你想要帮助布雷姆的心情,wo能够理解。但是如果让他领军,会让大家感到困惑,那么之前的惩罚就没有了意义,所以wo不能同意。东面军队指挥官可以由赞提帕里斯担任,他在坎帕尼亚几次率领混合军队攻克萨莫奈城镇,对此应该有不小的经验。在攻打锡拉库扎期间,你暂时替他履行第七军团军团长的职务。”

????“是。”列奥提齐德斯神色不变的应了一声,继续说道:“wo听说陛下率军登陆卡塔奈时,队伍中还有一支由工程师和技艺高超的匠人组成的、几百人的工程团队,wo希望陛下您能让这支队伍协助wo们,制造各种攻城器械,减轻士兵们攻城的难度,从而给锡拉库扎人施加更大的压力。”

????“这当然没问题。”戴弗斯很干脆的点头答应,然后问了一句:“你进攻的重心集中在这两个墙段,但恐怕不会忽略对锡拉库扎城的其它墙段吧?”

????不愧是百战百胜的名将,感觉相当敏锐!列奥提齐德斯心中一转念,随即说道:“除了海岸上的城墙,其他墙段都建造在高地之上,进攻相对困难一些,但wo也会派出士兵发起进攻,分散锡拉库扎人的兵力,同时迷惑他们……”

????在地图上,锡拉库扎东、西两段的城墙沿着埃皮波莱高地的边缘,蜿蜒的斜向北面延伸,并最终汇合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顶尖帽子,而列奥提齐德斯的手正指向两端城墙交汇的地方,他沉声说道:“据说正是当年雅典对锡拉库扎的围攻,锡拉库扎人意识到了决不能让敌人占领城市的制高点埃皮波莱高地,因此狄奥尼修斯当上僭主之后,就动员锡拉库扎民众,将整个埃皮波莱高地用城墙包围起来,成为城区的一部分,而这一片城区最高的地方在这里优里亚鲁斯山峰西侧。

????狄奥尼修斯称这里为埃皮波莱和整个锡拉库扎城的‘钥匙’,所以当初他还在这里建了一座堡垒。但是埃皮波莱地区本就人口稀少,而这里更是无人居住,因为它距离锡拉库扎主城区有5、6里路,交通非常不便,虽然狄奥尼修斯认为它位置很重要,但是这些年来从来没有敌人进攻过这里,锡拉库扎人似乎对它并不重视。

????wo曾经几次仔细探查过这里,尤里亚鲁斯山西侧的城墙多年失修,城上的哨兵数量从未超过10人,而且这些哨兵多数都呆在堡垒里,很少定时的巡逻整个墙段,看来他们对这个地段的城墙防御很有信心。但事实上尤里亚鲁斯西侧的高度不超过200米,而且并不难攀爬”

????xus190900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85shu.com/5431/61278599.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