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真的认为万岁爷不是西边亲生的?”

????罗凡悄无声息,跟着一路进了慈宁宫,在东太后屏退左右后上前低声问道。

????“不是wo认为,而是万岁爷认为,各位王爷又是是怎认为的。”

????东太后微微一笑:“方才wo看你好像有些紧张,那大堂之上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恍惚一下呢?”

????罗凡心里一惊,低头看着靴子,不知该怎么回答。

????“wo坐在那仔细看一遍,好像唯一奇怪点的人就是那个……“东宫太后停顿一下,故意去看罗凡的脸色,罗凡一直低着头,她微微一笑,”好像只有那个小太监有点奇怪,难道你认识那个人?“”是万岁爷身边的人,好像最近很受宠,能从慎刑司全身而退,看得出此人不简单。“

????罗凡不想东太后过多关注钱四,故意将钱四和皇帝的关系说的高深莫测。

????”你不用紧张,那个人是谁不重要,wo只关心那个人能带来什么。”

????“侄儿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是wo宫里的李嬷嬷不争气,此事不假,但万岁爷怎么忽然暗地里搞了那么多事情,之前的万岁爷可不是这样的。“”万岁爷是天子,难免做出出人意料之举。“

????”wo看是背后有高人指点吧。“

????东太后招手唤他上前来:”听说那个叫鸳鸯的宫女,随丈夫在河间府,这一天一夜才能赶来,你说路上若是出了点什么,可如何是好呢?“

????罗凡心里一动:”娘娘……“

????”若是那样西边不得焦头烂额,wo看宗人府封存的脉案也查不出什么来,这个证人怕是不会出现了。小凡,wo们两家早都拴在一起,你明白wo的意思。“

????”娘娘,此事……“

????”wo说了,小太监是谁wo不追究,增寿这孩子也是可怜,打小就不知道亲爹是谁,亲妈又是那样一个贱人,既然不存在欺君之罪,她又以公主之号录了玉碟,那以后wo也就不问了,和wo有什么关系呢?先帝早都不在了,wo还在乎什么?“

????这是用钱四来要挟罗凡了。

????罗凡咬咬牙:“臣明白。”·

????且说宗人府内,荣王爷摇着扇子,看着手下一群小吏翻查脉案。

????”王爷,这脉案缺失一部分。“

????一个小吏将一堆本子放到他面前。

????荣王爷扫了那堆本子一样,不耐烦地说:“缺的是什么时候的,报上来就是,这么多东西,谁耐烦翻它。”

????“是西边太后做贵人时候的平安脉和之后一年的脉案都不见了。”

????小吏回答的战战兢兢,心里暗骂这是什么事啊,怎么就让wo摊上这倒霉差事,西边太后那是能招惹的吗?

????荣王爷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将扇子啪地一声合上:”哪儿呢哪儿呢,wo看看。”

????小吏将一个本子抽出来,那本子皮上还有一些灰尘,小吏不敢当着王爷拍灰尘,刚要用袖子擦,荣王爷指着封皮问:“慢着,这上面是啥?”

????“是奴才的手印。”

????“屁,你手指头是这样的?”

????小吏这才仔细看那封皮,心里暗道怪不得人家是王爷,这眼光就是和别人不同,只见那封皮上是几朵梅花一样的东西。

????“哦,这应该是猫爪印。”

????小吏说着用袖子擦擦封皮,将脉案本子翻到自己查找到一页:”王爷,您看,从这里缺失的,一直到这年的腊月底。“

????荣王爷一拍桌子:”万岁爷的万寿节就是正月初一!这脉案果然是缺少了西边怀孕生子这一段,这可是太有意思了。“

????小皇帝正月初一出生,先帝当时很是高兴,还大赦天下了。

????”继续查,查宫人的脉案,看有没有陈映秀这个人的。“

????荣王爷乐坏了,这就是证据啊。

????他对西太后没好感,准确的说对两宫太后甚至所有女人都没好感。

????女人?那有年轻英俊的男人好?一个个叽叽喳喳的,家里妻妾多了那才叫麻烦,要闹翻天的好吗?

????尤其是两宫太后竟然垂帘听政,这可是本朝建立来从没有过的事,这叫母鸡啼晨,吕后武则天哪个是好榜样?

????现在两宫对掐起来,主动要求撤帘,还将事情闹到宗人府,荣王爷乐坏了,终于可以找机会让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吃瘪,哼,江山是wo们家的,你一个小老婆整天指手画脚做什么?那小太监话里暗示的明白,这都是万岁爷的意思,这说明什么?万岁爷小小年纪怎么会这么厉害对亲娘下手,必然是有确凿证据不是西边亲生的,这是要借着给冤死的亲娘报仇夺权呢,若是帮小皇帝剩了这一次,让两宫乖乖地退居养老,那可是大功臣啊,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荣王爷干劲十足,一心要将两宫和诚亲王都挑下马去。

????这时有小吏汇报道:”王爷,王爷,竟然真的有陈映秀的记录。“

????说着也将一个本子递到去荣王爷面前:”您看,上面写着陈映秀忽然患了头风,然后就移居冷宫了。“

????荣王爷仔细看过,皱着眉头道:”这太医院的库房不招耗子招猫,这陈年脉案上怎么都是猫爪印啊。“

????那小吏讪笑着:”这猫多总是好的,总比被耗子给毁了好呀。““是没被耗子毁了,可是剩下的脉案都去了哪呢?被人给毁了!”

????荣王爷怒气冲冲,派人将太医院管事叫来。拍着桌子质问缺失的两部分脉案都被谁拿走了?

????“全都要登记入库,等着随时抽查,这都是宫里各位主子的大事。你们太医院就是这样做事的?脉案说没就没了?”

????那管事擦着脸上的油汗,一个劲说有罪有罪:“下官有罪,只是,只是这陈宫人……按照规矩,她不该有脉案留下啊。”

????“放屁,这是什么?白纸黑字写着呢?”

????荣王爷将陈映秀的头风记录扔到管事面前。

????“是,是,这是写着,只是这字迹……这字迹着实拙劣,下官从未见过。”

????“你们给宫人看病,自然不会找好太医,随便叫个阿猫阿狗去交差也是有的。”

????荣王爷冷冷一笑:“脉案是大事,所有主子的脉案都要封存,现在一个宫人的脉案不算什么,可西边太后的呢?太后做贵人怀孕生子这段时间的脉案去了哪里?那可关系着万岁爷,你们这胆子大的没边了。”

????“求王爷给下官一条生路吧,下官真不知道这脉案怎么会缺失。”

????太医院管事见左右无人,急忙跪下求饶。

????荣王爷眼睛一转:“这”有点难啊,哎,现在这宫里的传闻你也是知道的,东西丢了,这事就说不清了,别说你这颗老狗头,就是株连三族也不是不可能。“

????管事吓得浑身发抖:’求王爷了,下官家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

????“你还看不明白这事吗?要和万岁爷站在一起,万岁爷才是天下之主,想想缺失的两份脉案,明天该怎么说,你懂的啊。”

????荣王爷似笑非笑,满脸得意。

????w23051412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85shu.com/165195/61278699.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