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之下,海面之上,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面具人用近乎嘲弄的语气说道:“询问别人的来历之前,先报上自己的大名,才是真正的礼貌吧?”

????“倒是wo失礼了!”手持短刀的绷带男子自嘲地笑了笑,而后大声道:“你有资格知道wo的名字!”

????“wo叫再不斩!”

????话音未落,他便已经冲到了一蛰的近前,短刀高举。

????“记住,杀你的人叫作桃地再不斩!”

????紧接着,一道在月华之下闪闪发亮的刀光干脆利落地斩下。

????“wo赢了!”在短刀斩下的一瞬间,再不斩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早先,他便顺着对方的话,十分认真地回答,藉此放松对方的警惕,自己则暗中蓄力,在报出名字的一瞬间,趁着对方本能地记下自己名字的一刹那展开突袭。

????生与死,胜与败,对他来说只需要一瞬间就够了。

????绷带之下,他的脸上已经挂起了一抹笑容。

????铛!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打破了他的胜利幻想。

????定睛一看,却是对方用一只苦无格挡住了自己的短刀。

????“怎么会这样!”他的心中惊骇不已。

????他明明看见在他斩击的瞬间,对方的手还是空的。

????换而言之,对方是在他斩击落下的一瞬间,掏出苦无挡下了自己的攻击。

????这是何等可怕的速度!

????“这就想把wo拿下,你也太小瞧wo了吧!”一蛰用苦无单手架着短刀,仔细地打量眼前的男子。

????借着明亮的月光与海水的反射,在如此近的距离,他才看清楚,这是一个没有眉毛的男子,年龄约莫二十岁。

????眼神冰冷而带着几分残忍,看样子杀人不少。

????而且,趁着说话的功夫,就干脆利落地展开突袭,经验如此老到,手段如此犀利,当真不是一般的家伙。

????寻常上忍若是一不小心都会着了他的道,即便能勉强避开这一击,只怕也吃亏不少。

????真正能接下这突如其来一击的,少之又少。

????恰巧,他正是其中一个。

????近身搏击,可是他的专长。

????怎么可能接不住这一式斩击!

????虽然他喜欢研究忍术,但他从来都不曾忘记,体术才是他的根基。

????他们日向家精研体术,再经过长时间的代代遗传,犹如生物进化一般,其体质早已变得十分适合修炼体术。

????有如此良好的基础,他自是不可能浪费。

????所以,在研究忍术的同时,他从来不曾放下对于体术的日常训练。

????再不斩的攻击虽然迅速,但对于他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些。

????“不好,这家伙的速度比wo快!近身战于wo不利!”察觉斩击被挡,再不斩当即反应过来。

????脚步一退,便不想与对方继续近身纠缠。

????“想走,问过wo了么?”只觉手上架着的短刀一轻,再见着对方后退,一蛰立时明白对方的打算。

????随即一步前踏,将手中的苦无对准前方的身影猛地射了过去。

????铛!

????清脆的撞击声响传来,再不斩轻而易举地用手中的短刀磕飞了射来的苦无。

????“什么!”

????他的瞳孔一阵收缩,因为眼前便多一个身影。

????一蛰紧随其后,在再不斩磕飞苦无的瞬间,猛地加速冲到了对方的近前。

????“结束了,再不斩!”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旁回荡,再不斩睁大了眼睛。

????在他磕飞苦无的瞬间,在这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对方一拳落了下来。

????嘭!

????一蛰运转怪力,切切实实的一拳轰在了再不斩的身上。

????哗!

????被他一拳击中的‘再不斩’化作一摊清水,融入脚下的大海。

????“水分身?”一蛰有些惊讶。

????他们日向家的白眼洞察力的确很强,但是要分辨分身与本体却是做不到。

????因为分身是施术者用自身的查克拉变化而成,在他们白眼的视野中,两者的查克拉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因而,他们也不能区分分身与本体。

????好在白眼的视野范围够大,再不斩虽然用分身躲过他的一拳,但这个挪移的距离并不算大,远远不可能脱离他的视野搜索范围。

????就在他一拳将那个分身轰成水流的一瞬间,身后四米左右的位置再次出现再不斩的身影。

????却见对方的手印急速变幻,想来是要通过忍术决胜负了。

????“这个距离,还是躲吧!”看到对方结印的瞬间,一蛰当即明白,以上忍的结印速度,再加上这个距离,他根本没机会打断对方的动作了。

????“水遁·水龙弹之术”

????一蛰的决定是正确的,他才刚刚退出一步,就听得再不斩一声轻喝,在两人中间的水域中有大量的查克拉聚集。

????随即,一条在月光下烨烨生辉,由海水组成的巨龙从海面探出了半截身子,龙口大张,似是在无声地咆哮。

????紧接着,它的目光似是锁定了近在咫尺的目标,在再不斩的操控之下,张着大口,咬向海面之上的那个面具人。

????一蛰面对巨龙,急速后退,手上同样也在结印。

????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他的结印速度同样不慢。

????就在水龙扑面,距离他不过半米之时,他的结印已经完成了。

????“水遁·水阵壁”

????只见他立身一跺,从脚边溅起几朵水花,当水花再次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前猛然冲起一道四五米高的巨大水柱。

????水柱上涌的势头,刚好顶在了水龙的下巴,那数米长的龙躯去势太急,根本停不下来,也来不及转向,直接撞在了冲天水柱之上,溃散为晶莹的水花。

????宛若瓢泼大雨,散在了海面上。

????见到这一幕,再不斩并没有感到惊讶。

????他清楚地明白,能有如此身手的对手,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被自己的一道‘水龙弹’给解决掉。

????对方的速度在他之上,他用这道术式只是为了逼退对方,给自己一点喘息时间罢了。

????紧接着,他手印一转,再次释放了一记忍术。

????“水遁·雾隐之术”

????随即,在这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在再不斩的周围凭空生出一片浓雾,浓雾在他的控制之下迅速向四周蔓延,他本人也消失在了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中。

????死亡禁区外面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两人便你来wo往地交手数个回合。

????他们根本还没反应过来,海面上又升起一片浓雾,将整个禁区彻底覆盖。

????这下更是什么都看不见,连帮忙的机会都没有了。

????斩首大刀这个时候还在琵琶十藏手里,十藏死的时候有鼬在,鼬这时候才十岁左右,还在木叶……

????所以不要问为什么再不斩没大刀在手。

????(本章完)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85shu.com/107/73091.html

章节目录